是谁让我们妥协?

问题是同事问出来的。答案其实也早在他心中。

那种无奈其实是技术对业务的妥协。技术为啥会对业务妥协?仅仅是老大把业务方的各种邮件转过来给兄弟们施加压力造成的吗?

为什么业务方的需求总是让技术平台感觉疲于应付?是需求多还是技术烂?还是部门间的协作有问题?还是人的思维方式太低级?每个人心里都有答案,就是很少有人说出来。被说出来的,也很少被实施。被实施的,也夭折了。有点想法的,最终选择了逃离或闭嘴。其实,你们都知道。其实,他们也知道。其实,他们也知道你们知道。

让我们妥协的,是很长时间以来,被训练出来的懒惰。什么叫“被训练出来的懒惰”?你应该懂的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