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离帝都

我深感疲惫,想要离开。

我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来到这里,尽管时间并不长,才三年。最近,被这个可爱的国度弄的烦了。我每个月交给它那么多税,却只能到处被限制。我不能在这买房,不能在这买车…… 不爽你可以滚啊!是的,我要滚了。帝都没了我,还是帝都。


昨天故作镇定,今天便不免伤感。人,一辈子得有两种朋友。一种,有喜可以共享,不觉羡慕;一种,有忧可以共担,不觉劳累。从此,南北相隔,只能各自牛逼;一起傻逼的日子只能靠回忆。我在北京,除了小姑娘,便无依无靠啦。

所有相聚,都是久别之后的重逢。今天,天还算不错。一路顺风,滚吧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