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丰爷

你TMD还是滚回去了。

人,回头看,发现过去的自己够二;却最喜欢那时的自己。和丰爷相识,就像一个傻X遇到另一个二货。

初次相遇是在学院举办的某党团知识竞赛当中。要不是他把照片给我看,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起自己参加过那么二的竞赛。当初两个党性如此之高的人,如今飘荡在江湖搬砖。未来的某一天,组织会不会再次找到我,跟我说那句“组织需要你!”?

第二次相遇,是我们一起选修了某门课,貌似是《单片机开发》。我近段时间瞎折腾想要去搞智能硬件难道是在那时候埋下的祸根?丰爷的买来比特币挖矿机闲置不用,是不是也是为了缅怀我们那段美好的时光?

之后,在QG相遇分到同一个组。人生如此奇妙,原来你也在这里。是的,据大哥说,被分到该小组的人都是在当时面试时成绩最烂的人。这几个烂人一个从TX跳到Alipay;一个留守TMall;一个在JD混吃等死;一个在游戏公司娶媳妇抱娃;还有就是丰爷你了—离开JD去高大上的证券公司。

大学、QG,睡实验室,写代码,打边炉,钓鱼,骑外环,去实习。。。猛然想起一起挤在白云区的某村里的某个不见天日的小黑屋里、一起睡在澳信的办公室里的时光,只是为了能节约从学校到公司来回的两个小时。想想现在每天上下班堵在四环的时间,真想让那时的自己穿越过来抽自己几个耳光。

大四,找工作。丰爷和我被BAT各种据之后,一起落寞的当了苦逼的北漂。我很清楚的记得,当初为啥选搞数据。我打电话问大哥,大哥说“选个数据量最大的部门吧”。然后我就很二的问总监,哪个部门数据量最大啊?总监说,当然我们数据部啊!然后,我就跟丰爷说,别去搞什么亚洲一号了,来搞数据吧。最后,他掉坑里了。。。因为不久之后,他要一个人干以前一个团队干的活。。。哇咔咔!我没救他!因为在那个不会提数被扣绩效的黑暗年代,我是0.8,他是1.2.。。。

这三年,我们一起睡隔断间的上下铺,一起住回龙观,一起住公司对面。。。理所当然的认为一切都会按照既有的惯性发展下去。事实上,人总是被自己线性的大脑欺骗,很傻很天真。你TMD最终还是选择要滚回去了!!!滚,就滚吧!谁让这里是好多人的异乡!北京有啥好的?塞车,雾霾,沙尘暴。。。

12年秋天,丰爷失恋。坐在楼下的椅子上,就那样一直说,一直说。。。这三年,没泡过一个妞。记得回去对清爷好点,他的妞估计要毕业了。
12年冬天,飘了几个雪花,硬要拉着我下楼去打雪仗、堆雪人。我真后悔当初没有陪他。滚回去,再看一眼雪,不知道猴年马月。
13年金钱豹,喝一口过期的XO,咬一口带着血的牛肉,享受的表情,至今刻画在我的眼前。以后无论你喝什么样的XO,都不会再那么享受了。
14年沙河烧烤。钓了一下午,都没钓到鱼。和大四那年的那锅鱼汤一样让我无法忘记。
15年沙尘暴。漫天狂沙,突然觉得世界末日降临。收拾好行李,赶紧滚吧。

四年同学,三年同事,我们还要当一辈子的兄弟。好好混,将来我孩子拼干爹的时候,得有底气。你滚,或者留下;你嫩或者衰老,也无非是从新生代移动到老年代而已。在我心里,你是GC不掉的。

发表评论